新竹縣錦園八卦掌研究協會

 

 八卦掌流派 錦園先生專欄 授課內容 入會方式 協會活動 風雲人物 心得園地 活動場地 活動剪影 訪客留言 影片分享 協會出版品 得獎名單

武德論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吳錦園

近年以來,「中國功夫」在國外很響亮,國人出國設館教拳者眾,外國人練武者,凡到中國大有朝聖之心理,可是我們要知道,中國功夫並不是單純的一種運動,它兼備保身、強身的兩層作用,余常言:我政府大力推行保防教育,其實練拳就是發揮保防的功能,其中最重要者,要有武德的修養

練習國術,也不單是訓練人體肌力的一種武技,兼有智慧、意志、恆心與潛力的一門高深莫測的武德,在當前電影、電視與小說雜誌中,雖以包括了功夫二字的範圍,其實太強化「技擊」方面,而過份消滅了「武德」的存在,造成我國對拳術「中國功夫」的畸形發展,於是目前光天之下殺人、姦淫擄掠,莫非說此亦功夫之正規發展乎?自有電影、電視以來,余曾看過不少中外功夫片,也看過不少關武俠小說,且更看過世界與亞洲各國之武術比賽,但沒看過一部、一本純純正正的功夫片及小說,這實在是值得反省檢討而自我感嘆的事實。

世人對功夫二字加以曲解,在此之餘,不僅使個人喪失理性,也很容易使國家走入偏路,此不可不慎,舉例言之:百年前有義和團之興起,國人因仇外心理又得慈禧之嘉助,使山東、河北二省之練拳者,風起水湧過份迷上功夫之效能,因而造成八國聯軍與庚子賠款,使我歷史上蒙受了一層無法擦掉的污垢與灰塵,可是眼前國人並未受此喪權辱國的教訓,仍在小說雜誌中電影電視之談玄說怪,強調甚麼金鐘罩、鐵布衫,以及槍刀不入,使不懂者看了張目口呆,深以為信,莫非中國功夫真能達到如此程度?為何義和團之敗而結奇恥大辱的條約,直至今日使余不解,可見刀槍不入是無稽之談,唯真的刀槍不入,庚子也不會慘到滿清一蹶不振,所以今天皒菄瑤秅什磪\夫,再不能用那種老套,自欺欺人誠可棄之,應該有一套實際而實用者,讓大家深刻知道功夫是存在的,但絕不是擋刀擋槍的,那麼在外國人心目中的中國功夫與實際的中國功夫,事實上是頗有出入

近年以來,中國功夫業已成了一個概念化的名詞,一般人認為打打殺殺拳來腳去飛簷走壁就是功夫了,這個想法是錯上加錯,余所言者,是對功夫下一精確的定義,也要對功夫的本質有所認識,功夫是外國人對我國中國功夫的化語,在本國言,稱拳術、拳技、武術、武功、國術等等當無不可,只能代表中國武道精神的一個名詞。

按說「功夫」二字的原意,是代表某人對某種技術的苦練的程度而言,如刺繡好、土木好、雕刻好、畫圖好、寫字好等都可加上功夫二字,古有明訓:「只要功夫深,鐵杵磨成針」及「功夫尚久」、「功夫不到家」等,茲所專指者,乃「武功」也,那麼中國功夫到底有那些?它和中國文化有甚麼密切的關係?它有甚麼特色?恐怕連製片的武術指導者、大導演、武俠小說家都在摸索迷離,況他人乎?

當余與好友談論之餘,皆問自拳術之歷史,余之答覆,並不以後來之士為題,只言後士對某種拳術有功夫有研究而無,而在歷史上追朔往者,當推伏羲氏,他創八卦之詣,即可瞭然〈容以專題報導〉,繼之者為黃帝軒轅氏,在五帝本紀上有記載曰:「軒轅修干戈之術,發明弓箭、指南針、觝術,擊敗蚩尤於涿鹿,夷平區域,融合諸侯」,再繼之者為孔子與墨子之流,大家所見到的孔子像帶劍,其實是一種古禮,但孔子曾言:「有文事者必有武備,及無拳無勇,職為亂階」,又言:「文質彬彬,可謂君子」,及其之藝教學,足以證明,不過孔子之武術未能流世,但不能言其不會武功,而墨子卻為一位功夫大家,他的名徒無一不是見義勇為的武德者,皆能視死如歸的武士,他們並不是刀槍不入者,但他的勇力卻能克服一切,發揮了泰山崩於前、麋鹿興於左而面不改色,且墨子又主張「兼愛」、「非攻」,發揚了功夫中不忍人之心的最高哲學,由於墨子的摩天履踵以利天下的救世精神,才能形成行俠尚義的遊俠之風,由上所述,可稱每個中國人都是功夫的子孫,如果我們始終在武技上打轉,忘了武德的存在,真是對不起先聖先賢。

余常與同好者暢言,余在倡導國術中,常以儒道釋為課外題,確受傳授之影響,在過去我所相識的幾位師父,常與余大嘆苦經,並云:現在學功夫者眾,但參加者都是一些遊手好閒的不良少年或藉國術而升官發財者,他們離後去向不明,打架鬧事者更是不可避免,不由余今日亦有同感,即是今日的青年不是有勇無謀,就是手無縛雞之力,這也是余之杞人憂天,但在經驗中,因武德之宣揚為先,不良少年學武而害人卻可大為不必,因凡與余遊者,無不使壞人回頭,此乃余之自豪也,但余也希望教育當局設立武術學校,不但習武,而更培育其武德之道,使文武合一的傳統再發揚光大。

在一般學武的人,也應知「止戈為武」之理,倘若有武無道,只能說學到些皮毛,未能深入,所以在武德之中,要知道練武的宗旨,是在止戈,而不是興武,武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武,亦即「可勝而不勝之謂勇」,如練到某種程度以點到為止,試看古人武功愈高者,而不輕易傷人,即使在萬不得以之下,亦以最小之功力使對方知難而退,要含有恕人之道,老子云:「勝人,有力,自勝者強」唯有真正的強者,才能知恕人之道,如以柔克剛、以靜制動、以寡擊眾、以弱勝強,此皆乃強者智慧之表現,然凡功力高者,更是深藏不露,凡身懷絕技者,愈是真人不露相,如一露兩手便是次等貨了,因此之故,此深藏不露者,而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之道,凡武功愈高的人,愈知「物物相剋」之道,愈不敢自誇其天下無敵矣,而依照易經八卦之原理,武術是從自然界的動物和宇宙運行的原理中悟出來的,那麼練武最高境界即是「人道」與「天道」的合一,也就是天人合一渾然忘我,是謂武德之宗也,所謂武德之要即在於此

結後語

余每次寫書,都以前言為先,而此次將前言結之於後,且每次寫書都有其動機,此次寫書似毫動機也沒有,不過在無動機之下,有一點必須說明,為了紀念余父逝世十五週年,也因我父親確是一位深有功力者之前輩,他一生之中無時無地都在講武德,在余不能侍親為孝之下,才執筆淺述以作盡孝之道,也是拋磚引玉之舉,望閱者多予批評指教,實為感逮。

 

回首頁 回前一頁